咖喱鱼蛋

你长得这么好看,我请你吃咖喱鱼蛋^q^

[荷兰傻]The Man in The Chair [8]

*CP:Peter Park (Tom Holland) 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

          Ender Wiggin (Asa Butterfield )《安德的游戏》

*拉郎,无差

*大致走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剧情

*承接《死者代言人》略有修改

-----------------

角色-简:产生自主意识的安塞波(星际网)集合体,栖息于安德耳部植入电脑里。

前文链接:

[荷兰傻]The Man in The Chair [7]

*CP:Peter Park (Tom Holland) 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

          Ender Wiggin (Asa Butterfield )《安德的游戏》

*拉郎,无差

*大致走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剧情

*承接《死者代言人》略有修改

-----------------

角色-简:产生自主意识的安塞波(星际网)集合体,栖息于安德耳部植入电脑里。

前文链接:

[荷兰傻]The Man in The Chair [6]

*CP:Peter Park (Tom Holland) 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

          Ender Wiggin (Asa Butterfield )《安德的游戏》

*拉郎,无差

*大致走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剧情

*承接《死者代言人》略有修改

-----------------

简:产生自主意识的安塞波(星际网)集合体,栖息于安德耳部植入电脑里。

前文链接:

Chapter[0-1]

Chapter[2-3]

Chapter [4]

Chapter[5]...


[荷兰傻]The Man in The Chair [5]+情人节番外

*CP:Peter Park (Tom Holland) 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

          Ender Wiggin (Asa Butterfield )《安德的游戏》

*拉郎,无差

*大致走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剧情

*承接《死者代言人》略有修改

-----------------

简:产生自主意识的安塞波(星际网)集合体,栖息于安德耳部植入电脑里。

前文链接:

Chapter[0-1]

Chapter[2-3]

Chapter [4]


***OOC并非本愿**...

[笔记]窄门

    该醒醒了。朱丽叶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然而清醒过来有任何好处吗?

    只有毫无期望的爱情,才能保持至永恒。

    他们置于所爱之人无上的荣耀与美德,近乎于圣洁的境地。而那样的爱情究竟是于人,或是幻想?

    阿丽莎&杰罗姆爱上的,是拥有对方外貌的幻想。那种无上的爱让彼此卑微。

    而朱丽叶又何尝不是?...


[荷兰傻]The Man in The Chair [4]

*CP:Peter Park (Tom Holland) 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

          Ender Wiggin (Asa Butterfield )《安德的游戏》

*拉郎,无差

*大致走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剧情

*承接《死者代言人》略有修改

-----------------

简:产生自主意识的安塞波(星际网)集合体,栖息于安德耳部植入电脑里。

前文链接:

Chapter[0-1]

Chapter[2-3]


***OOC并非本愿***


Chapter...

[荷兰傻]The Man in The Chair [2][3]

*CP:Peter Park (Tom Holland) 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

          Ender Wiggin (Asa Butterfield )《安德的游戏》

*拉郎,无差

*大致走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剧情

*承接《死者代言人》略有修改

-----------------

简:产生自主意识的安塞波(星际网)集合体,栖息于安德耳部植入电脑里。

前文链接:

Chapter[0-1]


***OOC并非本愿***


Chapter 2...



[荷兰傻]The Man in The Chair [0][1]

*CP:Peter Park (Tom Holland) 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

          Ender Wiggin (Asa Butterfield )《安德的游戏》

*拉郎,无差

*大致走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剧情

*承接《死亡代言人》略有修改

-----------------

娜温妮阿:《死亡代言人》中安德的妻子

简:产生自主意识的安塞波(星际网)集合体,栖息于安德耳部植入电脑里。


注:Chapter 0主要起承接作用!没有看过《死亡代言人》的小伙伴们不想看可以...

【推荐】那些年鹿在b站跪的HW视频(可能以后还更新/最后我的碎碎念可以不看)

mark~

鹿慕_Anthony:

1.《To The Very Best Of Times 》

av926189

up主:八月稼穑

所属:神探夏洛克

分类:BE;John结婚

bgm:《3005》

介绍:

"Always."

"Of course,you are my best friend."

英语里的爱人怎么说?"Best friend."

就我个人来看,其实可以理解医生选择离开侦探。侦探注定一生不同寻常,可医生说到底还是个普通人,爱侦探这件事太累了。医生的离开甚至可以是一种必然...

    那天有没有下雪,我是无从得知了,只记得你白衣胜雪,眉眼如画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记不起来你当时的模样了,只记得落日披在你的肩上,而你是笑的。

    我也忘记了你的笑颜究竟是怎样的了,只记得我看了很久,看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若一定要我回忆,便只能细细道来你的唇了。可这又让我从何而起?是它形状模样色彩,还是就那一抹叫我记了一辈子的弧线?然,我也记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要是说,唯一记住了什...

长安

    我识得长安已三年,却还是下着雪。

    纷纷洒洒,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长安站在雪里,一身素锦。三千青丝用翡翠簪子挽起,一派清明。

    那年她也是这般,朴实无华,却偏偏叫人觉得是块不可多得的璞玉。

    我望着,便恍惚了。

    长安回眸,勾了勾毫无血色的唇,眸子倒是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抿...

[零晃]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——singer: Green Day

    “加入undead的契机?”大神晃牙坐在练习室的地上,他接过杏递来的毛巾,神情有些恍惚。
    杏的手在大神晃牙的面前晃了晃,被打断的狼犬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,如同往常一般狂吠着:“啧,把手从本大爷面前移开。契机?因为本大爷乐意啊。什么?啊——和那个混·蛋·吸·血·鬼·没有一円关系!再说了,我和那个混蛋从一开始就在一个组合,加入undead也没什么不对吧。本大爷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方便。对,与那个家伙无关!”
   ...

随笔?

    它是一颗多愁善感的心。

    它看着乌云。

    它哭着说:“又一片乌云到了。我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它看着太阳。

    它哭着说:“太阳好刺眼啊。我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它看着花丛。

    它哭着说:“花太香了。我很伤感。”

    它看着自己。...


疯子&傻子

    疯子杀了个人。

    疯子说:“我就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于是别人骂他:“你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疯子很高兴。

    傻子说:“我也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但傻子太傻了,没人认为他是疯子。

    于是傻子学着疯子,装成疯子。

    傻子杀了好多好多人,比...

随笔?

    如果一颗坚硬冷漠的心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那会如何?

    那它会为自己曾经的冷漠痛哭流涕,整日无法安息。

    所以一个冷漠的人不适合多愁。

    它适合静静的旁观而非陪同。

    然而所有人都会说:“你怎么这么冷漠啊!”

    他们说:“你真是没有心!”

    它:“哦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回答:“我知道的,我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一起了,每天过着甜蜜的日子,好像可以腻歪一辈子。

    日子久了,男人说:“我爱你,但是我同样害怕别人发现我们的秘密。为你好,我搬出去,但我们还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回答:“我知道的,这是你的房子,该搬出去也是我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搬了出去。...

Love after Love`4

    顾旭愣住。那人虽说他要结婚了,却没想到竟这么快。还未从长达十年的感情中挣脱出来,这么快,就要笑贺佳偶了。

    傅冶紧紧地注视着他,看着顾旭那双失神黯淡的眸子,希望可以看出哪怕只是一丝丝的释然。然而,遍布在每一道血丝中的只有伤痛和那深沉的眷恋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七天后。”...


Love after Love`3

“帮人看店而已。”傅冶取出一支烟,慢条斯理地点上了火,“你呢?你怎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顾旭垂下了眼睑,双手握住了那杯温热的摩卡,他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,“我就住在附近。这不是懒得做饭,所以出来觅食嘛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傅冶轻倚在吧台边上,灰白色的烟雾从他口中缓缓吐出,映照在暗黄色的灯光中模糊而暧昧。齐肩的黑色直发散落在深灰色的高领毛衣上,说不出的慵懒与……勾人。

    顾旭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,他掩饰性地喝了一口咖啡,轻咳了一声,友好且自然地问道:...

Love after Love`2

    男人在家躺了三天,只喝了1L的矿泉水。

    当他感受到胃部的绞痛时,已经是傍晚了。

    饿。

    消化液在胃与肠道中作乱,像要蚕食他的肉体一般。

    男人捧起冰冷的自来水,一下一下地呼在脸上,似乎这样就能让他清醒过来似的。

    水珠沿着消瘦的脸颊,划过苍白黯淡的皮肤。镜子中触目惊心的脸正是他的。...


沸水

    水开了,女人去提水。

    水洒了,烫坏了女人的皮。

    医生说可以换皮,但只能用猪皮。

    女人不愿意,她说:

    [我要自己找皮]

    医生同意了。

    女人走在路上,对面走来一个洁白的妇女。

    女人想:多么漂亮的皮,如果能换...

Love after Love`1

    他躺在黑暗的卧室里,唯一的光源来自于窗外。

    透过阳台的玻璃,对面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愿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,任由酸麻的腿以不自然的方式悬在床边。

    哪怕是除呼吸外的一点点行为,都会让抵在胸口上的承重情感彻底侵入心脏,让他溃不成军吧。

    手机还有百分之八十的电量,没有人发送元旦祝福,没有任何的消息……就像所有人都遗忘了他一般。...


[CZ]笑

    Chirs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很严肃,甚至有些难以接触。可每当他笑起来时,除了大方清爽的朝气外,总是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暧昧。尤其是那双浅色的眸子注视这你的双眸,如同熬煮炼制后的蜜糖,甜腻得可以将人溺死其中。即使离开他的视野,也觉得像有细腻的糖丝牵连,忍不住投望。

    Chirs经常笑,实际上极少有人看到过他失去笑容的面孔。即使在无人的场所,那浅淡而单薄的嘴唇也会勾出一抹恬静优雅的笑意,似乎总是愉悦的。他也时常大笑。笑声爽朗,毫不掩饰,可以看到洁白的牙与粉红色的牙床。那是具有穿透性的笑声,令人难以克制,同他一起开怀大笑。也正是...

L

    就算过了这么久,我也依旧记得第一次见到L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净,消瘦,文雅。

    浅色的碎发散落在脖颈上,衬着苍白的皮肤像是亚麻一般的颜色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背影,裹在白色的羽绒服里。深蓝色的牛仔裤塞在火红的马丁靴中,简直烧灼了整个视野。

[CZ]画

    无论是Chris还是Zain都画得一手好画,只是一个学的是国画,一个画的是油画。

    Chris有着四分之一的犹太血统,五官看上去虽是地地道道的东方人,但发色与眸色都偏浅,在日照下泛着金光。再加上放得开的性格,谁也不会觉得他是个学习国画的家伙。然而他不仅仅打小开始习得丹青,更是频频获奖,这一届的美术生少有不知道他名字的。

    Chris擅长工笔画,工整、细腻、严谨,精致,与他本人洒脱热情的性格极为不相像。他最喜欢画鹰,尤其是俯冲捕食的鹰,却总把鹰嘴和鹰爪染成鲜艳的红色,像是渗...

    黑色的门,打开在水面上。    

    她十指相和跪在门前,罩着黑色的斗篷,白色的长发盘蜷披散在透明的水面上,映出她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门要开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似乎来自于四面八方,扩散在无尽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黑色的火焰在门中跃起,狂舞扭曲,等待着吞噬生命。

    “门要开了。”她说着站起来。...

[CZ]注意

    最初开始注意一个人或许都是因为对方有着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像Zain记住Chris是因为站在阳光下的他依旧苍白,似乎下一秒会在初升的朝阳下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有。    

    走在路上的Chris踩到了自己的裤腿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那愚蠢的模样让Zain之后一看到他就想笑。

    而Chris第一次见到Zain则是在图书馆里...

[CZ] 雨

    Chris喜欢在雨中漫步,Zain却像猫一样讨厌水。

    每到下雨天Chris就会钳着Zain的臂膀,把他往雨里带。看着Zain像受惊的猫一样皱着鼻子,耸起肩膀,Chris就会一把揉乱他的头发,笑得卑鄙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吗!”Zain总会在下雨天这样朝Chris吼,吼完却忍不住自己就笑了,接着踮起脚,用双手狠狠蹂躏Chris的头发。

    不同于Zain毛躁的黑发,Chris的头发总是柔软滑顺的,发色偏浅,在阳光像是栗色。最...

Ve.1

[可笑]

     Ro死的时候,所有人都哭了,除了我。

    我告诉自己:他死了,离开了,你将永远见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周围伤感而沉重的气氛稀释在空气中,交换在肺泡里。

    但所有的情感就像被看不见的隔阂阻碍,无法进入心脏。

    他们说:Ve,你是个没有心的怪物。

    怪物?

    我思...

[1]Oct 12th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。只要是我真正想要的,就没有得不到的。”坐在对面的男人如是说。

    男人身上穿着做工精良的银灰色西服,祖母绿的领带系的是繁琐的Eldredge Knot,一双黑色的Oxfords干净得就像是新买的。

    不,就是新买的,没有被走动时的重力挤压变形,鞋型依旧修长。他在内心补充道,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推了推眼镜,专业而平淡地问:“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男人皱起了眉,看上去是刻意地抬起来削瘦的下巴,...

© 咖喱鱼蛋 | Powered by LOFTER